卷六 睽卦 14(1 / 2)

九回书 言蔬 1828 字 2天前

那人在山洞口架起柴禾,顾自坐下烫酒喝。

倒是不怕人追来,一幅老子就是故意的样子。借着火光年仪打量,确定应暂时不会要自己的性命,便松了松气。

他掳走自己必有目的,但达不成目的杀了她泄愤也未必不会,还是要早早脱困的好。

只这深山老林荒郊野外,如何才能不让自己置于更险境?

那人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温酒,摇摇瓶子,将酒瓶子咚一声扔地上,而后大步流星行至外头,再回来时哼着小调。他把衣服脱了抖几抖,泥水溅得到处飞,年仪坐老远也被溅在白衣上,他心情更好了,哼起来的小调荒腔走板。

“卫臣贤那伪龟孙子,最在意旁人看法,死要面子,虚伪得要命。什么狗屁官誉声名,搁老子这儿一文不值。”

“你说是不是?”

又来了。

他一幅敢说不是就结果了你的样子,也不知是不是在发酒疯。提起卫少主,那是真真咬牙切齿,恨的牙痒痒。

年仪亦真真为自己的处境堪忧。

见她不搭话那人疾步如风,火堆窜出星苗子,未待反应过来,‘哐’一声,冰冷冷的刀剑架在脖子上,压得人脖子发酸。那人又问了一遍,说着刀剑又近了几分。

迫于生命受到淫威,年仪给出了颇为让人满意的答案。

“很是。”

他朗声大笑,十分愉悦,“小娘子眼光跟我一样好。既如此,你我就是同道中人,你放心,我绝不伤你性命。不过现下还不能放了你,等卫臣贤来,老子刺他十个八个窟窿,才不枉老子劫你一场。”说完剑花一摇将剑入了鞘,干净利落。

年仪摸向脖子,有些痒和轻微的刺疼,借着火光果然有殷红。

“给你的,擦擦,包一下。”隔空扔过来个药瓶子,腰身上绑了条黑帛红梅的绢帕,还有香味。

年仪不与他虚伪客套,将药膏倒了抹在手绢上擦在伤口处直接将帕子围在脖子上系了个结。

“你倒不问什么药,胆子忒大,不怕老子毒死你,还敢接男人的东西,不守妇道!”又是一声嗤笑。

“用了又不会少块肉,不用倒可能流血身亡。再者,这东西是女子的,绢帕是女子的,如何就是男人的了。壮士虽借花献佛,小女子又岂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,多谢。”既给药足以见得其没有歹意,否则大可不必多此一举。她承着谢,心里却颇疑惑,此人身上怎么会有女子的东西,丝绢质地并不粗糙,绣工是扬州出名的苏绣,不像是盗来的。

他算看出来了,别看她外皮一幅温婉模样,芯子里怕是九曲十八弯。还流血身亡。就那点小伤口,不用药包扎也不有大碍,顶多伤口好的慢些,怎就死啊活啊的了。旁的女子被人掳走哪个不是一哭二闹,各个哭的水包,没出息。如今这场景是他自己也没有预想过的,是也有些另眼相看。就这胆气,够资格跟他义结金兰闯江湖!可惜!

一颗珍珠落在牛屎上。

想起那个姓卫的孙子他的脸明显黑了许多。

“你坐火堆近点,不冷?!”

“……腿软”

被挟持这老远,刀架在脖子上,谁不软。

他嗤笑,原是个纸老虎。不过够镇定,这出息他瞧得上。

那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,四仰八叉,即兴问了句她方才看什么书。倒是好笑。她还挺入神,歹徒进屋了都没发现,以为是自己的丫头。这种缺心眼要在江湖,该是活不过三里地去。江湖多险恶呀。

不过再险恶也险恶不过卫家那个孙子,那厮才是真真阴险狡诈沽名钓誉两面三刀死有余辜恶心巴拉!

看他脸色不善,必是想到不好的事情,年仪不会去触这个霉头洗干净了脖子让人砍,于是也颇老实的答了书名。

“秋云白衣客的《青剑死生满